号外|原油宝背后的影子期货交易所_网易财经
原油宝背后的影子期货交易所,既是理财的销售商,又是做市商,还是规则的制定者。 (原标题:号外|原油宝背后的影子期货交易所) 专栏|网易号外作者|王宏贵编辑|戴鹭近期,美国原油期货暴跌至负值,中行原油宝在本次暴跌中巨亏引发一串连锁反应。2020年4月20日,美国5月份原油期货合约在最后交易日的结算价格下跌306%,报出-37.63美元/桶的历史性负数,引爆全球市场。根据中国银行4月22日公告,旗下理财产品“原油宝”将按照-37.63美元/桶的官方结算价定价。这一噩耗意味着,中行“原油宝”的投资者无论买入时原油期货价格有多低,所有本金都将荡然无存,还要倒欠银行钱。不少投资者因为原油期货暴跌,一夜间欠了银行数百万。原油宝背后,不少银行还给理财客户开通了纸黄金、大宗商品代理业务。出事之后的一夜之间,不少人投诉无门,公众这才发现,银行原来等于是不持牌的期货交易所,银行客户经理和支行行长,某种程度等于期货经纪人。而且这类事情,在国内属于监管空白。今天发生在原油宝上的事,明天也有可能发生在纸黄金和其它“理财产品”身上。中行原油宝事件回顾:北京时间4月20日晚间至21日凌晨美股交易时段,美原油期货05合约跌成负值,而国内的期货交易软件已经无法显示负值了。按照中行原油宝合约规则,4月20日22:00启动移仓,但中行未成功移仓,导致客户巨亏。北京时间21日当天,中行原油宝以“联络CME确认结算价格的有效性和相关结算安排”为理由,暂停交易一天。4月22日,中国银行在官网公告称,经该行审慎确认,美国时间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CME官方结算价-37.63美元/桶为有效价格,该行原油宝产品的美国原油合约将参考CME官方结算价进行结算或移仓。同时,鉴于当前的市场风险和交割风险,该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这意味着“穿仓”事件发生,广大散户投资者不但亏完了本金,还将倒贴银行很多资金。在本次暴跌中亏损的投资者最大的质疑是原油宝产品背后,存在产品设计、交易规则不清晰等多个缺陷。首先自然是移仓问题。有意思的是,原油宝选择在WTI原油最后结算日的前一个交易日才启动移仓,而国内的其他银行,工行、建行、民生等银行都在一周前为客户完成移仓。统计发现,目前部分银行平台的现货原油交易,最后交易日期会设置在国际期货合约到期前一周或10天左右,作为银行平台现货原油交易的最后交易日期。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产品不合适地选择了在最后交易日倒数第二天美市盘中进行移仓换月,遇到了重大的流动性问题,导致投资者出现巨亏。其次保证金制度成摆设。原油宝交易界面明确写明是“保证金充足率低于20%时,系统将按照单笔亏损比率从大到小顺序的原则对未平仓合约产品进行逐笔强制平仓。然而,中行原油宝在当晚22:00暂停交易后,从22:00直至5:00,WTI原油期货收盘时,中行没有对客户的保证金低于20%、0、甚至亏损部分进行任何强制平仓操作。此外,原油宝的结算规则不清晰。按照合约规则,合约结算日若客户仍有未平仓合约,中国银行将冻结客户的交易专户,按照中国银行的公布的原油宝产品合约结算价,办理结算,将采取当期合约结算价平仓该产品余额数量,释放冻结保证金。这里所说的“结算价”,是以银行冻结客户时的价格结算还是以WTI原油当天的结算价结算,也令投资者存疑。如果按照第二天凌晨5点北美原油的结算价来计算,早早在当晚22:00冻结客户账户的意义何在。风控以及风险提示问题也同样存在。原油宝涉及的规模和头寸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当晚遇到如此罕见的波动,在原油价格逼近0、甚至是负价格的情况下,中国银行原油宝产品,有没有交易员执行风控,眼睁睁的看着价格跌至负值以下,最后以-37.63美元的史上最低价附近结算。另外,值得注意的是,CME早在4月15日就修改软件编程,应对负油价,中行有没有进行相应的结算风险的提示。爆仓背后的银行衍生品业务池原油宝背后,国内银行除了石油商品交易,其实还有纸黄金、纸白银等类似商品交易。此类业务或属于银行表外业务中的衍生金融工具。中国银行年报介绍:显示:集团资产负债表表外项目主要包括衍生金融工具、或有事项及承诺等。集团主要以交易、套期、资产负债管理及代客为目的叙做衍生金融工具,包括外汇衍生工具、利率衍生工具、权益性衍生工具、信用衍生工具、贵金属及其他商品衍生工具等。有关集团衍生金融工具的名义金额及公允价值,见会计报表注释七、4。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底中行“商品衍生工具及其他”项下的名义金额是3746.55亿元。实际资产是75.9亿,负债则达到120.00亿元。公开资料显示,在此类业务中,中国银行自我定位为做市商身份。也就是撮合交易,负责报价,赚取服务费同时进行风险管理。天量的客户池背后,银行实际以理财产品、理财工具的名义,在分支行层面,向理财客户推介原油、纸黄金等金融衍生品。据多名爆亏的投资人爆料,向其推介“原油宝”的,主要是中国银行分支行的客户经理、支行领导等层面人物。据网易财经了解,有支行领导为引大客户下注,不惜自己亲身下场示范,完美了充当了期货经纪人和操盘手的角色。而通过该支行领导引进的客户,该领导能获得相应的业绩分成。最终,银行的全网络营销获得了海量的客户池,截至23日中午,某投资者维权群统计的原油宝投资额在百万元以上的投资者人数就已经接近400人,其中有部分人的投资金额在千万元以上。尽管个人投资者在参与原油宝之前,需签署《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个人账户商品业务交易协议》,该协议中风险揭示项下规定“个人账户商品交易业务要求投资者为风险评级在平衡型以上,可与银行签订有关产品协议。”但事实上,最终的结果——补足巨额交割歀引起巨大的反对声浪,显示出上述风险评估的作用实际有限。有法律界人士提出:中行在对产品风险定级方面,是否已经充分认识到了产品的复杂性和风险,是如何给该产品确定风险等级的?中行在根据监管要求对投资者进行“了解客户”的适当性审查时,是否真正了解投资者可以承受的风险?银行身兼多重身份中国银行原油宝穿仓事件发生后,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均暂停“记账式原油产品”新开仓交易。4月23日,交通银行在官网发布《关于记账式原油产品近期交易安排的公告》称,鉴于当前原油市场价格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因素,根据《交通银行记账式原油业务协议》规定,自公告之时起,暂停记账式原油产品的新开盘交易,现有持仓客户的平盘交易不受影响。4月22日,中国银行公告称,鉴于当前的市场风险和交割风险,该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同一天,建设银行也表示,鉴于当前的价格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因素,自公告之时起,暂停账户原油Brent与账户原油WTI品种月度合约的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中行“原油宝”业务的风险暴露对于所有的资本管理机构都值得警示,资本管理本身是基于信任而履行的受托职责,“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实现委托人的利益最大化是其目标。资本管理机构如果过度追求自身规模与效益,放松了潜在销售对象和销售产品适当性匹配的原则,是对于投资者的不负责任。而问题的关键是,此类业务在国内属于无监管地带,银行既是理财的销售商,又是做市商,还是规则的制定者。除了信誉风险之外,相对于普通投资人,银行基本处在无风险地带。因此原油宝,仅是银行金融衍生品理财业务的冰山一角,今天发生在原油宝上的事,明天也有可能发生在纸黄金上。附:中行对原油宝巨亏事件的回应针对种种质疑,中国银行官网发布了关于原油宝业务情况的说明。全文如下:一、关于原油宝产品中行于2018年1月开办“原油宝”产品,为境内个人客户提供挂钩境外原油期货的交易服务,客户自主进行交易决策。其中,美国原油品种挂钩CME的WTI原油期货首行合约。个人客户办理“原油宝”需提交100%保证金,不允许杠杆交易。二、关于原油宝产品到期处理原油宝产品挂钩境外原油期货,类似期货交易的操作,按照协议约定,合约到期时会在合约到期处理日,依照客户事先指定的方式,进行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其中,移仓是指平仓客户持有的全部当期合约,同时开仓下期合约;轧差是指仅平仓客户持有的全部当期合约。三、关于结算价按照协议约定,在进行上述第2条所提“移仓和轧差”操作时,合约结算价由中行公布,参考期货交易所公布的相应期货合约当日结算价。期货交易所按照北京时间凌晨2点28分至2点30分的均价计算当日结算价。四、关于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处理根据协议约定并提前公告,4月20日为原油宝美国原油5月合约当月的最后交易日,交易截止时间为北京时间22点。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价格急剧下挫,下跌至史无前例的最低-40美元附近。当日公布的结算价为-37.63美元,出现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WTI原油期货合约上市以来第一个负值结算价。为排除当日结算价为负值是由于交易所系统故障等非正常原因造成错价的情况,中行积极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及市场参与者联系求证,因此暂停挂钩美油合约的原油宝产品交易一天,未影响客户权益。目前,主要参与者仍将根据交易所规则参考该结算价进行结算。我们已依据事先约定完成5月合约的到期处理。五、关于强制平仓对于原油宝产品,市场价格不为负值时,多头头寸不会触发强制平仓。对于已确定进入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的,将按结算价为客户完成到期处理,不再盯市、强平。 延伸阅读 中行原油宝踩雷 交易所没责任?CME总裁:配合调查 原油宝迷雾:中行是谁的做市商?由谁来监管? 原油宝追踪 120位投资人:9成是新手 个别已缴欠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